主页 > K生活家 >5岁学钢琴10岁学二胡指挥家彭奕凯登国际舞台 >

5岁学钢琴10岁学二胡指挥家彭奕凯登国际舞台

2020-06-05 17:39:56 来源 : K生活家 点击 : 819

5岁学钢琴10岁学二胡指挥家彭奕凯登国际舞台5岁学钢琴10岁学二胡指挥家彭奕凯登国际舞台5岁学钢琴10岁学二胡指挥家彭奕凯登国际舞台5岁学钢琴10岁学二胡指挥家彭奕凯登国际舞台5岁学钢琴10岁学二胡指挥家彭奕凯登国际舞台5岁学钢琴10岁学二胡指挥家彭奕凯登国际舞台

彭奕凯的父母都是商人,但彭氏夫妻向来都对拉二胡有浓厚兴趣,因此,他们早年曾加入槟城慧音社华乐团。父母对音乐的热忱使得当时彭奕凯从小就在耳濡目染之下爱上音乐,并造就了他今日在国际音乐舞台上的傲人成就。

负笈美国考获指挥博士

他5岁就学弹钢琴,7岁学拉小提琴,一双小手既能在黑白琴键上谱出悦耳的音符,又能在弓弦之间拉奏出优雅的古典乐。虽然他年纪小小就掌握了上述两种西洋乐器,但好学的他10岁时仍继承父母的衣钵,勤学中华传统拉弦乐器──二胡。

因从小受到东西方音乐的薰陶,使得他的音乐基础特别扎实,并以优秀的表现获得小学笛子队老师的青睐,获选为笛子队的指挥,为他后来成为指挥家的生涯拉开了序幕。

升上中学后,他加入他所就读的锺灵国民型中学的华乐团,当时,他不只是学习扬琴和其他中华乐器,也再次因为浑然天成的音乐细胞而获老师委派为校内华乐团和合唱团的指挥。

中六毕业后,他考入中国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师从徐新教授和指挥家张艺。完成学士学位后,他以标青的成绩获得美国辛辛那提大学(University of Cincinnati)音乐学院颁发全额奖学金,于是,他远赴该大学向马克吉布森(Mark Gibson)教授学习交响乐和歌剧指挥,并于2009年获得指挥硕士学位。

接着,他继续修习指挥博士学位,并于2014年获得博士头衔,然后在该大学的音乐学院担任助理教授。

与此同时,他也是该大学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和现代音乐Cafe MoMus乐团的音乐总监,同时,他还担任美国俄亥俄州汉密尔顿县的县府辛辛那提的Seven Hills Sinfonietta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以及由当地华人组成的悦声合唱团的指挥。

与乐师沟通免影响演奏表现

 

即便在美国辛辛那提大学修读指挥硕士和博士学位期间,彭奕凯也没有停止学习各种乐器。

 

“无论是中华或西洋乐器,我一直都很有兴趣。中学时期,我专注于学习许多中华乐器,在美国期间,我则专注于学习各种西洋乐器,其中,我花了约5年时间学拉古大提琴,又称维奥尔琴(Viola Da Gamba)。”

 

经过多年钻研各种中西乐器后,他发现自己并没有特别独爱某种乐器,因此没有想到要当演奏某个乐器的乐师,后来,他发现担任统率整体乐团一起呈现音乐的指挥更适合自己。

 

“虽然同样是表演音乐,但指挥家与乐师的性质却有所不同。乐师是负责弹奏乐器来呈现动听的音乐,但指挥家却不是用乐器来呈现音乐,而是需要与整个乐团的乐师建立良好的沟通,通过双手指挥来率领整个乐团一起呈现美妙的曲子予听众。”

 

过去,他初出茅庐担任指挥时,经常担心因无法与乐团里所有的乐师建立良好的沟通而影响人际关係,导致一些对他怫然不悦的乐师在表演时奏出奇怪的声音,继而影响乐团的整体表现。

 

经过多年学习和累积当指挥的经验后,如今他注重以音乐为出发点,并事先与乐团的所有乐师沟通,而乐师所演奏的每个音符和节拍都是为了忠于曲子的作曲家,而非因为指挥要求乐师奏出该音符。唯有整个乐团的乐师都与指挥配合,将音乐摆中间,人事问题放旁边,乐团才能在演出时为听众演奏出悦耳的曲子。

 

“我常与乐师们沟通,即使他们当中有人不想服从我的指挥,也要尊重创作该曲的作曲家。唯有指挥和乐师都尊重作曲家,将私人情绪抛开,才能减少乐团里人与人之间的磨擦,共同谱出美妙的音符。如今,我已学会不再在意乐团里是否所有乐师都喜欢我,而是以音乐为前提,演出时都尽情陶醉在音乐里,才能在指挥乐团时免于被人事问题干扰,以致影响整体表现。”

 

兼当交响乐团歌剧指挥

 

彭奕凯早年远赴中国到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深造并学习交响乐团指挥技术时,原本计划完成学士学位后,即回国担任华乐团的指挥,却没有想到在当地认识了来自美国的指挥家,并介绍他到美国的辛辛那提大学修习硕士学位,也使他因此接触了歌剧,并学习担任歌剧指挥。

 

如今,他既可以胜任交响乐团的指挥,又能在歌剧院里当歌剧指挥,率领乐团与该大学的芭蕾舞团合作呈献多部脍炙人口的大型歌剧,包括《塞维利亚的理髮师》(Il Barbiere di Siviglia)、《人鼠之间》(Of Mice and Men),《松风》(Matsukaze)、《风流寡妇》(Merry Widow)和《依多美尼欧》(Idomeneo)等。

 

“指挥交响乐团时,乐团是由指挥主导。但担任歌剧指挥的经验就截然不同,那是因为乐团是在为歌剧伴奏,指挥得配合舞台上歌剧演员的台步和表演来伴奏,因此,乐团和演员得一直排练和互相协调,才能呈献一部精彩的歌剧予观众。指挥歌剧比交响乐团的难度更高,但是所获得的满足感也更大。”

为了可以了解演员在表演时说的台词,他还因此学习了意大利语、德语、法语和俄语。他希望未来有机会到世界各大歌剧院担任歌剧指挥。

 

他的指挥才艺有目共睹,过去多年他曾受邀参与多项着名的国际音乐节,包括美国纽约林肯中心音乐节(Lincoln Center Festival)和美国斯波莱托艺术节(Spoleto Festival USA),以及担任北美洲新歌剧工作室乐团(NANOWorks Opera)音乐总监。

 

一再获奖 为国争光

 

他也曾到加拿大参与多伦多文化艺术节(Luminato Festival) ,以及到意大利参与意大利斯波莱托艺术节(CCM Spoleto Festival Italy)和意大利卢卡歌剧和音乐剧艺术节(Opera Theatre and Music Festival of Lucca),还有曾担任德国慕尼黑伎乐天弹拨乐团艺术指导。

 

虽然他长期待在美国当交响乐团和歌剧指挥,但始终没有放弃小学和中学时期所学习的华乐,因此,他曾于2011年参加“第一届香港国际中乐指挥比赛”并荣获特别奖,还曾于2015年到台湾参加台北市立国乐团(Taipei Chinese Orchestra,TCO)首次举办的“TCO国际指挥大赛”并荣获亚军,多次为国争光。

 

返槟城家乡为音乐献力

 

即便在国际音乐舞台上发光发热,彭奕凯并没有忘记抽空回来故乡槟城参与音乐表演。他曾于2012年参与槟城一年一度的艺术盛事乔治市艺术节(Georgetown Festival)指挥小型乐团为歌剧伴奏。

 

他一直很希望有机会指挥本地的交响乐团,直到今年经槟城爱乐乐团(Pena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主席拿汀斯里方玉玲的邀请,他终有机会于今年5月27日首次与本地的交响乐团合作,在槟州大会堂指挥槟城爱乐乐团呈献音乐会《月光》(Clair De Lune),演奏多首法国作曲家包括德彪西(Debussy)、圣桑(Saint-Saens)和法朗克(Franck)的作品。

 

让音乐呈现出“颜色”

 

“我希望本地听众能通过聆赏以上法国作曲家的曲子来感受音符的‘颜色’。以前,我一直受限于以指挥技术来呈现音乐,如今我学会由音乐来创造指挥技术,如此才能奏出富有张力的音乐,使音乐呈现出丰富的‘颜色’,既有‘暗’的声音也有‘亮’的声音。唯有让音乐先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听众。”

 

他指挥过国内外多个交响乐团,从中发现到相较于美国交响乐团的指挥和乐师会互相提出各自看法并讨论音乐的呈现方式,本地交响乐团的乐师大多比较安份守己,一般上都只是跟着指挥的指示来演奏曲子。因此,他鼓励本地乐师可以更开放自己,以便与指挥一起激发出更多的音乐火花。

 

他认为,由于西方国家的音乐底蕴比东方深厚,因此,当地的交响乐团都是由职业乐师组成。欧美国家的听众也视听音乐和歌剧为一般休闲活动,经常在空闲时与家人朋友一起出席聆赏音乐会或歌剧。加上当地许多人和企业都很支持文化活动,经常捐钱给交响乐团,使得当地的交响乐团可以在没有经济压力的情况下得以长期经营下去。

 

“槟城爱乐乐团成立7年,但我发现本地华人对它的了解不多。我希望通过与该乐团合作,可以让更多华人认识并支持该乐团,以推动该乐团成为槟城富有代表性的乐团。”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澳门太阳集团网址6开头的|生活健康资讯|智慧生活综合信息|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搏sunbet官网下载 申博sunet